221B Baker Street

Captain Barlow,小天使,大狗,Jason,Robbie,感谢Take That的歌,温暖了我无数个公车上的清晨与夜晚。 
三十周年纪念专辑奥德赛
回首不必留恋,未来更加精彩
壮哉我TTboys,
曼彻斯特的城市之光,
跨越世纪的英伦传奇。

Owl City, Beijing, 11.14, 2018.
Not all heroes wear capes.
My dad is a hero to me!

不像我的Take That boys们,Adam主要选择了新歌进行演唱,有点遗憾有好多我很喜欢的老歌,像unbelievable等等没能在现场演绎,但尽管大部分的歌曲我都不太熟悉(或者第一次听hhh),但配着猫头鹰之城独特的曲风,都觉得特别好听呢!

Be Brave, and make my life unbelievable!

Since that we share the same last name, let's stay forever young.

Thank you and see you soooon.

Prometo que no pasarán los años
我许诺,岁月不再蹉跎

Los días más felices no han llegado
我确信,那些最幸福的日子尚未到来

Te prometo que vamos a volvernos eternos
我向你保证,你我将成为永恒

Stark先生,我们还有未来的很多很多时间,很多很多个拥抱,很多很多次亲吻,很多很多情意迷乱的夜晚。

我向您许诺。

Pablo Alboran《Prometo》
网易云音乐
 

西班牙,我们的明天一定会更加美好。

无数次的突破,无数次燃起的希望,对于所有西班牙队的球迷来说,这个结局来得并不痛苦,90分钟,30分钟,我们都是更占优势的那一方。

我的第一次世界杯,第一场,看了加时,看了点球,在我18岁的最后一个小时和19岁的第一个小时之间,我看到了西班牙永不言弃锲而不舍的精神。

皮克尽力了,那个手球不是他的问题,水妹也尽力了,那么多次的抢点防守,之后的国家队,可能看不到他们并肩搭档,前后错落配合的身影了。

伊斯科会是西班牙明天的希望的,科克或许会在之后无数次地后悔自己最后的那一下,但这也不是他的问题,这也不应该成为他的负担,今夜,幸运女神没有再次垂青坚守到最后一刻的西班牙,又或许,她早已将橄榄枝抛出,为西班牙的前路撒上了片片星光,年轻一代的斗牛士们正在茁壮成长,我们可以放眼期待,2年后,4年后...西班牙将美丽足球再次复兴!

塞塞,我哭了,你没有,我好开心,失败中没有委屈与后悔,是对自己努力的最好肯定,安慰一下皮克,再给他一个拥抱,好吗,明日,朝阳依旧会升起,那赤诚之光,将永佑西班牙。

第二天早晨,我看到了昨夜转播镜头移走后你流下的泪水,我们不应该就这样结束,sese,我愿意永远为你热泪盈眶,或许胜利不总是属于我们,我们也一起共尝荣耀的甘甜,我刚刚喜欢你一年多,两个欧冠,还有那穿透屏幕,裹挟着热浪的南非遗梦,绚丽或许是短暂的,爱与支持会成为永恒。

Te prometo que vamos a volvernos eternos.

【水皮】俄罗斯之夏 第二章—— 训练课后,淘汰赛前

为我的西班牙祭天,Vamos !


第二章—— 训练课后,淘汰赛前


“皮克,你能不能别晃!”


这么多年当队长出席发布会的经验让拉莫斯已经可以游刃有余地时刻维持着自己最真诚的笑容,但他自认为已经一退再退的底线却总是被那头蠢笨的棕熊挑战,比如现在,一节向驻队媒体公开的训练课上。


这仿佛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的惯例,一到这种公开的训练里,他们所有人都要更多地做一些小组配合,拉莫斯当然知道为什么,这可是彰显团结友爱的最佳时机,但自从他要负责“彰显团结友爱”的对象从费尔南多换成皮克后,每节训练课的两个小时都变得格外漫长,这感情,更是从发自内心的真情实感变成了比逢场作戏更难的抗干扰训练。拉莫斯喜欢看各种各样的好莱坞电影,南多还曾经在参观过装着他全部CD和DVD收藏的展示柜后,指着那一套《指环王》全集,笑着说这是他最不安达卢西亚的一面。但是拉莫斯就是喜欢那些美得像梦境却又真实到纤毫毕现的画面,就是那些CG特效。

他那些蓝光碟片后面都附有拍摄花絮,在那些已经泛着岁月黄色痕迹的记忆里,他和他的南多一起窝在沙发上,看着那些全副装扮的演员一脸庄重地对着几个木桩,声情并茂地表演着台词时,他们一齐迸发的哄笑。


现在想想当时自己对那些演员演技的倍加钦佩就感到好笑,拉莫斯的后背压在弹力球上,脖颈曲线绷紧,双腿悬空,脚踝被高大的加泰人抓在手里。


皮克前两天的乖巧果然是一时的假象,拉莫斯在被站着的人晃动到重心不稳差点摔下去的时候恨恨地想着。但心里骂归骂,表面上的功夫不能少,现在拉莫斯觉得自己经历了最近这四年的锻炼,演技早就比那些面对绿幕哭天喊地的演员强了。背后有摄像机,旁边还站着助理教练,现在显然不是给这个正皮着的皮克一点颜色看的好时候,所以塞维利亚人嘴角的弧度没有一丝变化,就连那句出口的怒吼都变成了笑骂。


但拉莫斯觉得皮克貌似看出来了自己真正的情绪,眼前那闪瞎眼的傻笑抖动了一下,同样傻气的主人却没有变本加厉,反是意外听话地就没有再左右晃他,而且在之后的各个项目中都格外配合,这着实让习惯了吵吵闹闹的拉莫斯感到非常不适应。


所以再各种间隙里拉莫斯都偷偷摸摸地假装不经意间看向皮克所在的方向,他没从和安德烈笑着讲悄悄话的皮克,和科斯塔推搡打闹的皮克,和伊斯科互相拉扯对方球衣下摆的皮克脸上看到什么异样,绝对是自己多心了,吉普赛人警告自己现在可不是分心的时候,但他却忘了注意到自己居然已经会偷偷关注“对骂死敌”这个更惊悚的问题。


拉莫斯不知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觉得时间过得越来越快了,或许是在某一个初夏的送别后,或许是一场比赛最后时刻小腿抽痛袭来时,恍然间,鲜花烂漫的岁月终于有了风霜的印记,那些曾经的留白被浓墨重彩地书写,用汗水,用泪水,用鲜血,用青春。纠结于过去的辉煌或失误不是他的天性,但有些情绪就是会在不经意间突然袭击,比如现在,在那场训练课的三天后,小组赛最后一轮,面对已然无望出线的摩洛哥,是自己的两次失误造成了最后2比2的平局,那本应该是一场酣畅的胜利。尽管最后的结果他们仍然是戏剧性地成为了小组第一出线,但拉莫斯的感觉一点都没有变好。


赛后的采访时他面对长枪短炮的媒体,“当你效力的球队总能在进攻端创造出很多机会的时候,你在防守端就要加倍小心了,这是比赛的关键,你必须要足够强硬,没有犯错的空间。”这个“你”在拉莫斯心里就是“我”,他不是没有指桑骂槐过,但今晚皮克的表现远比糟糕的自己出色很多,皮克,拉莫斯想到那个毛茸茸的棕色大头,心里莫名稍微好受了一些,在终场哨响后退场时,他本来想一个人慢慢地蹭到队尾的,没想到皮克也跟了过来,倒是什么也没说,就是和他肩并肩地往前走,要是他自己刻意再放慢点速度,皮克也会紧跟着放慢速度,但那个加泰人显然平常大步流星惯了,现在慢下来后都快同手同脚了,画面确乎十分滑稽。拉莫斯知道这是皮克式的安慰,他现在也只是需要这种安安静静的支持,他和皮克间不常有这种温存的时刻,但他们经常会保持着这种宁静,纵使是翻云覆雨之后,依旧是相顾两无言,有时候这种沉默是刻意为之的回避,但有时候是无声的呼唤,坚定的支持与守候。


回到了酒店后,拉莫斯主动去找了耶罗,等他回到自己的房间门口时,看到闭合的门缝正透着昏黄的暖光,已然僵硬的嘴角依旧忍不住地翘出一个温柔的弧度,这是他和皮克间不多的默契,异国他乡,球场失意,那些乱七八糟的情绪,都可以被这个消融。


六天后,红色的斗牛军团踏上了莫斯科卢日基尼球场的草皮,面对东道主俄罗斯。


在更衣室里,空气接近凝滞,所有人心里都太清楚这场比赛的重量,这是淘汰赛,一次犯错,就是万丈深渊。


拉莫斯面对着柜子正在最后整理着自己的球衣,这是他完成了几千次的虔诚仪式,从领口到球鞋系带,一切完成后,他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这时,一只温暖的手轻轻地落在了他的肩膀上,接着,一个同样羽毛般轻盈的吻印在耳后,“塞塞,请开始你的队长训话吧,我们都准备好了。”


塞维利亚人眼眶一酸,头脑反而更是一片清明,他感觉自己身有无穷的力量在生长,那种大千世界在他面前展开任他狂奔的激越与阅尽千帆历尽沧桑的沉稳交织起舞,背后是飘扬的红旗,是他所能拥有的最后的队友们,他一直有他所有朋友们的支持与爱,在这里,不在这里,他们都在看着他,为他祈祷。


拉莫斯微微一颔首,缓缓转过身,背后是一字展开的列队,目光炯炯,意气风发。


“为了西班牙!”

“为了西班牙!”


【水皮】俄罗斯之夏---风波之后

为板鸭祭天,水妹今晚加油加油!


拉莫斯坐在他们在下榻的酒店大堂里,端端正正。手里还握着手机,刚刚挂断的电话让他的手机烫手到几乎捏不住。他作为一个西班牙人,一个一直都待在西甲的西班牙球员,他以为自己已经足够明白他们自己足协的愚蠢,现在看起来,是他塞尔吉奥小看了足协混蛋的底线。


当然,造成这一切的还不止那个装模做样的光头主席,还有他自己效力忠心的俱乐部,还有洛佩特吉自己,再要怪还可以怪到自己身上,一腔的怒火转来转去,最终无处发泄。


大战在即,谁不想踏踏实实地准备,他自己的糟心事已经够多了,结果事实证明,没有最坏只有更坏。


哦,忘了说了,他现在还不是一个人在这里傻坐着,他对面还有一个人,那个为什么现在还能一脸平静的蠢熊。


那条外面现在正在被媒体津津有味报道的传闻,如果不是他拉莫斯现在一点这个心情都没有,他还真可能去看看那些自以为是的猜测的热闹。但是不看他也知道,如果有一个“谁是那个偷听到天机到非皇马球员”的博彩,皮克,他眼前这头,正用着他那双他自己最清楚多么清澈诚恳的蓝眼睛,无声地,安安静静地,望着自己的大灰熊,一定可以荣登榜首。


但,不凑巧的是,这次还真的不是这个傻瓜,甚至这整个传言就是他妈的子虚乌有。想到这个拉莫斯就想磨牙,《马卡》如今已经可怜地沦落到这般离谱地猜测造谣之境地了吗,那可是连厕所纸都不如。在造谣的时候,那些一脸精明编辑把他这么多年积攒的更衣室声望和皇马背后的各种黑白办法放到哪里去了?


拉莫斯自负有一万种办法让这个传闻中的第七人闭嘴,但是他没有办法让那个满脑子都是怨恨的足协主席闭嘴。


谁相信他只提前了5分钟知道,卢比亚莱斯自己恐怕才是那个传闻中的第七人。身为上位者,他不可能不明白流言蜚语的力量,官宣是不得已之举,佛罗伦蒂诺又不是没有脑子。


拉莫斯嘲讽式地勾了勾嘴角,这个动作反倒引起了对面人的一阵不安,原本刻意保持了一段距离的膝盖温温柔柔地蹭了过来。拉莫斯甩了甩头,那些背后的肮脏博弈不是他应该去关系,也不是他可以去关系的。现在,他的麻烦已经足够多了,球队,还需要他。


塞维利亚人幽幽地叹了口气,把眼神从棕色的茶几上移开,“杰拉德,我挺好的,但事已至此,咱们得想想一会儿该怎么发声。”


推特先生眨了眨眼睛,明显松了一口气,这让拉莫斯开始怀疑自己刚才的表情难道很恐怖吗,把1米93的世界级后卫吓成这样。


“这个好办,”丰满的嘴唇被重重地舔了一下,原本绷紧的嘴角也松弛了下来,“让我来GOOGLE一下,看看有没有和咱们现在情况类似最后还成功的案例,让大家都别那么垂头丧气,咱们还没比呢,对吧?”


拉莫斯看着皮克此刻写满“快赞同快肯定”的大脸,心说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想但现在看起来你就挺没底的,还是勉为其难地点了点头,“对,咱们现在就是要把大家的心的稳定住,咱们所有23个人,还有国家,都是拼劲一些为了最后的胜利而战的,这些小问题都无法与之抗衡,你找吧,我得准备说些更正式的官话。”


事实证明他从不应该相信皮克,等拉莫斯刷到那一条更新的时候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他知道那个加泰人就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但这条推特说明他根本没有脑子。是个人都能看出来谷歌引擎在个中的重要作用,还美国,还大学生联赛,这和他们的世界杯时一个层次的事情吗?这个好心却起了反作用的表决心怕是在向全世界大声宣布:“嘿!伙计们!我们西班牙队已经开始害怕啦!”


但他现在却连找皮克兴师问罪的兴致都没有,帮助他把屁股从酒店大堂舒适的沙发上移开的是另一通电话,老熟人耶罗接任了西班牙的帅位,他现在正站在拉莫斯的房间门口,他要和塞尔吉奥谈一谈。


拉莫斯自认为和耶罗虽从未当过队友,但也有着更多的联系,比如4号球衣和队长袖标在两人间的传承,但这些交情让他觉得耶罗是一位好大哥,却并不能让他认同这位总是一脸严肃的足协官员会是一位好的教练。但,还是那句话,这不是他能决定的。


拉莫斯说着“麻烦稍等,我马上上去。”挂断了电话。他看着眼前的皮克紧盯着手机屏幕的专注眼神和那双泄露主人心思的竖起的耳朵,在这个过山车式的下午第一次真真实实地露出来笑容。相比场外的一切,球场上的球员更能决定最后的结果,我们本来就没必要担忧烦恼,赌注是压在自己身上的,不是吗。


“杰拉德,新教练决定了,他找我谈话,我上去啦。”


看着皮克湛蓝的眼睛里充满了好奇却也只是胡茬微微一抖动什么都没问出来,拉莫斯的好心情又上了一个台阶,皮克今天识相加乖巧得不可思议,是因为塞塞今天心情不好吗?可是塞塞之前每回和他对骂的时候也都是真情实感得心情不好呀?



maybe to be continue.



又是一年高考时

又是一年高考时

又是一年高考时,高考,这个话题总能引起每一个人的共鸣。

在三年前,我被爸爸招呼出去,站在小区旁边的马路上,穿着皇马的7号球衣,隔着马路看着那一届的学生从最后一门英语的考场走出来,太远了,时间和距离,我看不清他们的表情,但我记得我当时内心的浮想和期盼:迈出了这一道门,外面的世界向他们展开,多么自由,多么美好。那时候我的高一还没结束,对我来说,高中三年,漫漫长长,一切才刚刚开始。

两年前,我再次站在同一个位置,看高考的散场,周边是面上没太多表情但心里一定万分紧张的家长们,我再一次看着穿着各式各样衣服,还有些是熟悉款式校服的学生陆陆续续地走出来,我心里还是那么确定,他们正在走向一个更美好的生活。转眼间,我也即将成为高三的学生,这两个字在过去的十几年里一直都是那么遥远,转瞬间就触手可及。

一年前,我从那个我曾经目光聚焦的门口走了出来,我一眼看到了妈妈的笑容。不知道在遥远的马路对面,还会有人默默地注视着我吗?

我走向了一个更美好的生活吗?此时此刻我不敢这么说。

我们怀念高考,怀念的是那快乐无忧的童年,无需多虑的中学课堂,嬉笑畅快的课间,甚至老师的批评,总感觉写不完但最后一定可以写完的作业,更是那些最真挚最鲜活的同学和那再也回不去的青葱时光。

如果在我高三的时候,有人跟我说现在就是最美好的,我是不相信的,未来,明天,才会是最美好的,那里有无尽的光明和无尽的可能。

无尽的可能没有讲错,但没有讲完,下半句应该是“和无尽的彷徨。”

你追我赶不再只是每次考试发成绩下来时同桌间的情趣,更是快节奏的生活。

我从来都认为自己的幸运的,高考也不例外,我得到了我高中三年最好的成绩,虽说没有奇迹,但也让我没怎么费心地就有了大学的选择。

在大学,我依旧还是那么幸运,别人遇到的问题我没怎么碰上,但我却变得迷茫,我看不到我的未来在何方。

我不再像那个昂首挺胸走进考场又笑着走出来的女孩一样对未来充满希望了,我开始认清了现实,那就是我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厉害,数学分析期中从上个学期的62到昨天刚刚拿到的41;我也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沉着冷静,在敲陌生学姐们的宿舍门时依旧会手心出汗。很遗憾,在大学的第一年里,我没能让那个自己满意,我不会说我还有很多时间,高中的三年就在那三次的遥遥相望中从我的身前跑到我的身后。

但我还有现在,我还有爱与被爱,我还有迈开腿向前跑的勇气与信心。

我还可以重新相信:未来,会更加美好,世界,在前方为我展开。





【水花】应许之地(2)

我团事态的发展真是时不我待啊,

夏天会是炎热漫长的,就像那个意大利浅黄色调的小镇。


打断这一温存时刻的是陡然被推开的门。克里斯立即向右边跨了一步,拉莫斯也随即退开。是球队助理,他来通知十分钟后老国王的慰问。

 

拉莫斯最后把手搭在克里斯的脖子上,轻轻揉了揉,“开心点,咱们拿的是冠军。”

 

克里斯点了点头,推了推眼前人的胸膛,“你赶紧去准备一下,我知道了。”

 

拉莫斯点点头,再次上前,一个拥抱,一个亲吻,转身走开。

 

一路上,他的头脑都是乱糟糟的,这个赛季本来就千夫所指,最后的结局还算圆满,但风暴的卷席并没有因此而停下。如今,他们也都没有借口不去面对那些赤裸裸的问题了。

 

塞尔吉奥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脸颊,甩了甩头,现在,他需要收拾一下去面对国王,现在,还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那边的克里斯也同样不好过,他把身上脏兮兮的球衣脱下来扔到一边,打起精神来和正沉浸在激动之情的队友们拍照纪念,一二三,张嘴,眯眼;一二三,举手,竖拇指。他的动作机械而周全。

 

他倒是不后悔刚才和塞尔吉奥说了那么多,说出来后他反而好受了一些,毕竟事实就是事实。他现在的状态很糟糕,也是事实,他竭尽全力想让自己开心起来,现在应该是尽情庆祝的时候,但他就是找不到那种飘飘然的快乐了,他的脚被地心引力牢牢禁锢在冰冷的地面上。

 

不过既然他答应了塞塞,他还是会信守诺言的。

 

所以当呼啦呼啦的人群和闪光灯涌进来的时候,面对一脸慈祥的老国王和抱着奖杯顶着傻兮兮笑容的拉莫斯,克里斯的脸上实打实是能把钻石闪瞎的阳光笑容。

 

 

 

不知道是不是齐达内的授意,之后没有一个队友再跟他提过那件事,克里斯也乐得落个清净,毕竟,他还没想好答案。

 

在上回去的飞机时,他一反寻常地抢在前面上,直接走到最后的角落,找了个双排座位,自己坐外面,把包放在里面。他需要一个人好好想一想未来。

 

最后抱着奖杯上来的塞尔吉奥,一路仔仔细细寻找过去,才在最后面看到那个支着额头正闭目假寐的身影。他叹了口气,把大耳朵杯塞给正暗搓搓看着它的阿森西奥,深吸了一口气,理直气壮地走了过去。

 

“克里斯,我可以坐里面吗?”

 

“不行。”葡萄牙人眼都没睁。

 

“可是其他地方都没有位置了...”

 

“不可能,你当我是傻子么。”

 

“可是塞塞就想和世界上最厉害的前锋一起坐。”拉莫斯把这句话顺利地挤出来后顺便老脸一红。

 

“我看你是当你自己是傻子。”

 

“我当你是同意了。”

 

接下来拉莫斯二话不说就越过克里斯,把他的书包抱起来放上储物舱,抬腿迈过克里斯故意伸直的脚,强行坐了进去。

 

克里斯心里腾起了想杀人的冲动。

 

但出乎他意料,拉莫斯在接下来的五个小时并没有喋喋不休地当他的说客,反而是异常的安静,安静地做这他自己的事情,这可不像是拉莫斯的行事风格,不过他也什么都没说,抚着刚刚剃平整的头发,他觉得塞尔吉奥可能是真没话可以说了。

 

毕竟两个小时前在酒店卫生间里,一边拿着推子,一边手舞足蹈的就是他们伟大的队长,对,头发是塞尔吉奥帮他剃的,本来克里斯想去找马塞洛的,结果半路上就碰上了塞尔吉奥,安达卢西亚人打包票说自己手艺可比马塞洛好,就看看马塞洛那个发型你就知道剃平头改找谁了,克里斯不知道怎么就信了他的邪答应了下来。

 

事实证明拉莫斯没有在吹牛,一番风风火火之后他的头发就清清爽爽了,如果他的耳朵在期间也可以清清爽爽那就太完美了,当然,那头公牛没给他这个福气。

 

拉莫斯没提他离开的想法,反其道而行之,开始欢快地拉着克里斯一同回忆过往的白衣岁月,什么“我还记得我第一次见你穿上这白色球衣的时候,就知道你天生属于这里。”,什么“每次对抗训练前那帮小子都争着抢着要和你一组,伊斯科总说跟着总裁有肉吃,他们都是打心眼儿里把你当领袖。”这话听着挺像劳尔的语气的,除了言里话外透着不自然的傻气外,克里斯心里一阵好笑。

 

“行了行了,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一码算一码,这次服务,谢谢你了。”

 

拉莫斯这时候停下来了长篇大论,痞子地眨了眨眼,“这服务看来罗总很满意,希望之后还可以多多为罗总效劳。”

 

克里斯瞪了嬉皮笑脸的人一眼,莫名感觉心里畅快了一些。

 

拉莫斯看着克里斯的脸不再那么紧绷,心里总算松了一口气。一个小时前,他们刚刚做大巴回到酒店,他已经累得快散了架,结果还没跨进自己的柔软房间就被他对面房的邻居叫住了,他即使作为队长也无可奈何,一个球员不能拒绝一个教练的约谈,尽管是一向和蔼的齐达内,尽管他们刚刚拿了个冠军。

 

拉莫斯虽然已经有些神智不清醒但在跨过走廊的三步中,他找回了脑子,脚踩在厚厚的波斯地毯,他的心也跟着下陷,现在要谈的,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换句话说,拉莫斯自己都没办法欺骗自己,只能是那一件事。

 

一个小时后他机械地从法国人的房间里走出来后,没有直接回自己的房间,离他们去机场还有一个多小时,他需要立即去见一下克里斯。

 

于是就有了在基辅某酒店房间里上演的这一出《塞维利亚理发师》。


"请让我以冠军告别。"
齐达内,谢谢你,我们一起创造了奇迹。

很荣幸,今年,在二月的伯纳乌见证了一场5:2的胜利,那晚我们一起高歌:
马德里,马德里,马德里,前进马德里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自此之后,皇家马德里将会经历一段间的调整重组,或长或久。   
没有永远的巅峰,但有永远的求胜之心。
我们会一直坚定地等待,等待下一个辉煌的日出。
Hala Madrid y nada má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