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B Baker Street

  我刚爱了你一个星期你就退役了,但我会努力一直延续我们间的缘分的。
   When we meet again one day in the future,you will be a different yet better Xabi Alonso.
   But do promise me,smile more and follow your heart,go,chase what you want beyond your 18 years football career.     xxoo yxy

My forever captain,my forever love.Waiting to witness your next glory.No matter where you are,you will never walk alone.Right,Melon?

Viva La Vida 散文诗

By 221B Baker Street

【亚赫】

该怎样形容你呢

我的赫菲斯提昂

亚历山大港上有帆在远航

驶向落日辉尽的方向

而在夜幕降临之后

你澄澈的瞳孔折射了爱琴海的柔波

化作了天上划破哈迪斯缎袍的星光

底比斯的风沙中有鹰在翱翔

它是否会乘风振翅到世界的尽头我心中的远方

至少它在滚滚黄土上打下的片片掠影中

埃尘也在高歌马其顿的胜利辉煌

那橄榄叶编织出了桂冠

也编织出了我们最初的梦

但终究绿叶无法长青,帝国注定衰落

这些我都明白,感谢亚里士多德

而还有什么比亲手终结这泡沫般的繁华更好的献祭你的方式呢

这不是绝望后的疯狂

而是一个清醒的失意者在吹奏他自己谱写的挽歌


Something Just Like This 散文诗

By 221B Baker Street

【隆包】 

纯白的圣洁之城,伊斯坦布尔

你的梦境中是否也晕染绚烂着我胜利的炽热火焰

那一夜成了世人口口相传的圣迹

该怎样形容你

我的回忆飞扬在安菲尔德的上空

如那西风中飘舞的月桂花

像那流水间摇曳的菩提叶

一次一次

在不眠的长夜,交错的杯盏间

我看见你的脸

但那上面没有熟悉的笑容,陌陌的缠绵

只有无尽的悲凉与平淡

所以我知道那不可能是你

此刻你一定有良辰好景相伴

 

在狂风乍起彗星滑落时

我们曾紧紧交握

这就够了,不是吗,我的朋友

人生道路漫漫

一个又一个的是新的起点

一段又一段的是旧的时光

 

慕尼黑市政厅前的旗帜在飘扬

变换间回忆已沧桑

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

这就是我们愈行愈远的原因吗

人类星光闪耀的下一秒是浩浩荡荡的流星滑落

雁过无痕,闲看云起云落

再不朽的颂歌总有消弭的一日

不如在百乐齐奏的一刻悄然退场

留一个寂寞优雅的背影

A Common Night In Madrid,A Night Full Of Magic 短篇

By 221B Baker Street

[卡贝] [PG]

IKER,离开萨拉吧。

 

为什么?

 

你们不适合。

 

DAVID,既然当初是你决定离开,那你现在还有什么资格插手我的生活?

别这样,IKER,我们不是已经说好不再讨论这个问题了吗?我只是担心她的职业会对你有不好的影响,我是真心为你好。

 

DAVID,那你当时为什么就不能留下呢?这样对我们都好。

 

DARLING,我过去和现在都有我必须要去承担的责任,就像之前无数次我告诉你的那样。

 

那我们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我相信萨拉,她只是在履行她的职责,她懂得分寸。

 

请原谅我不这么认为,我看了上周她对克里斯蒂亚诺的报道,我相信弗洛伦蒂诺看了绝不会轻松的,至少你也要告诉她不要再插手皇家马德里内部的事情,就当是为了你方便。

 

报道是萨拉的职责所在,就像扑出射门于我而言一样。我不会去干扰她的工作,自然我也不会主动为她提供什么内部信息,你是在怀疑这个吗,DAVID?

 

哦不,IKER,我从来没有这样想过。但同时我也有权利相信不是所有人都这样相信你,尤其是那些媒体,马卡报,阿斯报,不是吗?

 

那你也一定知道我不在乎他们去瞎说什么。

 

但人言可畏,我了解穆里尼奥,他很重视这些的,还有俱乐部的高层。

 

DAVID,你绝对多虑了,这些都不会是大问题,我相信主席明白我的想法。毕竟十年时间已足够去证明什么了。

 

好吧,IKER,看来今天我注定无法说服你了,但也请一定不要忘记我的话,不要太过大意,面对媒体是要更小心,斟酌着用词。还有在赛场上也要注意控制情绪,昨天晚上我看你比赛了,队友还需要多鼓励,适当的建议也是可以的,还有更衣室内和高层决策上我看塞尔吉奥是个不错的孩子,他可以帮你分担些压力..........

 

DAVID。

 

哦抱歉是我忘了,你已经不在是个孩子了,这些都不需要我再唠叨了,前两天我和布鲁克林踢球时就总觉得自己已经有点老了,就像现在,啰啰嗦嗦地。

 

不是的,DAV,我真的想你。我讨厌我自己总是想你,因为那总会让我想起那个什么都做不了只能望着你的背影的孩子,但我也不能不想你.......... 已经太久没有人跟我说过这些了,今晚,谢谢你,DAV,尽管我不想承认,但,我还爱你,而且恐怕还会一直爱下去,这大概就是那晚在圣意西德罗教堂前你告诉我的最好的结局了。一场因为不会有结果所以也不会终止的缘分。

 

..........

IKER,TE AMO。

你想见我吗?

 

哈,在哪儿呢?现在也不是世界杯,你知道我是不会去洛杉矶的,而且你明天还有比赛。

 

但至少我们拥有今晚。我的甜心你为什么不打开门看看呢?

 

嘟嘟嘟嘟嘟嘟

 

咔嚓,扑通,咣!

 

如果我说不想见你会怎么办你,DAV?

 

我会坐我同时定好的返程票立即返回洛杉矶。

 

我很感动,真的,DAVID。不过你真的定了返程吗?把票拿来!

 

被识破了,我就知道骗不了你,我聪明的IKER,哈哈,你不会不想见我的,对吗?

 

亲爱的DAV,当然不对!不过我觉得你现在可以给教练打个电话说你下一个星期的比赛可能都去不了了。

 

亲爱的IKER,在你刚刚睡觉时我已经请完假了。

 

 

    无论结果如何,重要的是我们曾经分享过一段美好的旅程。

什么是幸福呢?

   大概就是那个被胜利女神庇荫的夜晚,伯纳乌漫天烟火,国旗下随心而动的拥吻。

那一刻随转瞬即逝却也成为了独属于我们的永恒。

   未来还太遥远,不如珍惜现在。

 就现在,拉上窗帘,让那片米色轻柔地遮挡住马德里古老街道上的彻夜灯火,感受伊比利亚狭长海岸线与英吉利海峡乘风而来的浪潮亲密缠绵地贴合。

Everglow 永生不灭的光 短篇

By 221B Baker Street

[水卡西][PG]

 

     每次训练后,在更衣室里,其他球员陆陆续续走光后,只留下卡西利亚斯和拉莫斯。

     后卫拧着眉头,平日快乐如费加罗常洋溢着热情笑容的脸上写满疼惜,他轻轻用手指蘸着药膏抚摸过卡西利亚斯白皙柔韧的身躯上遍布的青青紫紫,卡西看到自家后卫一脸的愁眉不展,心中感动,嘴上宽慰:“不过是些皮肉伤,也不疼,没什么大不了的。”拉莫斯有些受伤地抬起头锐利地迎上卡西柔和的目光,“我在乎!”他没有刻意地去压低自己的声音。

     卡西有些惊异于拉莫斯的突然爆发,但他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抬手抚上了后卫的后颈,支起腰身,温柔地吻上了后卫被愤怒的眉毛挤出几道忧愁的沟壑的额头,抚平了那些皱纹,也使拉莫斯的心重新平静。

   “抱歉,是我没控制住自己。”后卫轻轻垂下了头,卡西不由得想起刚刚训练时看到后卫练习头球时的场景:因专注而瞪圆了的大眼睛紧盯着蹦跳的皮球,脖子上有青筋凸起,一上一下,随着球的方向灵活地转动;再加上那无时无刻不挂在脸上的比艳阳更炙热的微笑,他的后卫活像一只快乐,活力满满的海狮。

     而现在,这只海狮正半跪在自己面前,露出犯了错误的温驯。他不由得笑出了声,抬手加了点力气揉了揉后卫的脸,由着自己突然涌上心头的打趣意味,将那张帅气的脸捏扁了又推圆了,最后终于弄出来了个与其说是微笑不如说是苦笑的表情,卡西一脸满意地松了手后,两人笑作一团。

    和吉普赛人在一起,总能使卡西暂时忘掉身上的责任。这些时候,他不是别人口中成熟稳重的双料队长,他只是一个陷入恋爱中的普通西班牙人。

    待稍作平复后,拉莫斯将手指插入门将半长的棕色发丝间,游走在发根旁轻柔地按摩着。在卡西舒适放松地长出一口气时,他将自己的额头抵上了成熟的门将的额头,侵犯了两人刚刚才分开而留出的正常距离。他郑重地注视着年纪较长的门将温润的琥珀色双眸,低声呢喃出自己的誓言:“伊克尔,这是训练,我不能阻拦你履行你的义务,没有身份保护你,只能在一旁为你默默祈祷。但在赛场上,作为后卫,我会尽我的权利,作你身前的钢铁屏障,对方的前锋只有踩着我的身体才能迫近球门。我会用我的全部去分担你肩上的压力,相信我,伊克尔。”

    一直表现得更为平静的门将一时无言,但他知道自己的眼角有了些许湿润。他努力压下心头翻涌不息的情感,挤出一丝微笑,再次亲吻了刚刚袒露心迹的后卫,这一次是在对方因认真而绷紧的嘴角。

  “我一直都相信你呀,sese。”顿了顿,门将又补了一句,“就像当初你还在塞维我们第一次见时你那脚三十码外的远射,我动身时就感觉扑不出去,我相信我的感觉与你。”这句颇有调笑意味的话成功缓解了有些迟滞的气氛。卡西欣慰地看到他的“理发师”脸上又重新找回了开怀的笑容。

    风风雨雨一路走来,九年时光使他们从男孩成长为男人,但这指尖流沙汇集成塔只将他们的情感愈筑愈坚。卡西明白拉莫斯的担忧,自己也常为自己反复无常的状态担忧,但这些担心不过徒劳,不如抓紧现在。所以面对外界铺天盖地的质疑,他选择了沉默,选择了更加努力地训练,对每一个呼啸而来的球都全力以赴,哪怕只是在日常的训练。他不需要哪家媒体报纸的理解,他只需要sese的理解,而现在他知道他一直拥有sese的理解。

    转眼间,2013到2014的后半个赛季也过去了,随着他们一路来的打拼,欧冠决赛如约而至。又是面对同城的马德里竞技。

    赛前在球员通道里,拉莫斯在混乱的音乐声中悄悄握住了卡西掌心已湿润的手,用上力道收紧,两人同时感受到了对方皮肤下因紧张而奔腾流动的血液,急促而有力的心跳。

  “怦怦怦,怦怦怦”对方熟悉的节奏使他们激荡的内心如海船驶入港湾般稍有宁息,又是一声哨响,通道外的乐音呼声渐渐平息,到了上场的时刻了。交握的双手转变为一个祝福的拥抱,在短暂的气息交叠中,后卫轻轻又重重地在门将耳边低诉:“melon,相信我,也相信自己。”旋即分开,后卫转身再转身坚实地立在了门将身后,卡西没有回头再说什么,一切已尽在不言中。

    开场后,一切却变得噩梦一般,裁判执法尺度宽泛正合上球风更为彪悍的马竞,节奏完全被掌控在马竞灵活的中场手中。后场的拉莫斯,门前的卡西,都对处处受制的局势紧张焦虑不安,但他们可以做的实在有限。年轻的后卫只能抓住每次机会奋力奔跑,不顾安危地抢铲来化解一次次来势汹汹的进攻。

    马竞的前锋,比利亚,也是他们国家队的前锋,曾无数次撕裂敌队防线的尖刀的锋芒如今专向了曾经的队友后盾,但,这就是足球,上一秒队友下一秒对手。

    而卡西也只能尽力开好每一次的回传,期待那道弧线能如约找到半场外奔波的队友。前半场的六七名球员在天罗地网中挣扎着突围。后半场的他们在兢兢业业地挖筑战壕,但一切还是转向了失控。

    那本是一次毫无威胁的角球,但卡西做出了错误的预判。

    他本以为那个球的落点回在禁区外线上,事实上如果没有对方队长的补射,那个球就是回落在那个地方。所以他选择了掌控主动权,至少在他的预判中是这样,主动出击。但大概西班牙广场上的胜利女神并没有在那一刻眷顾他,皮球高高越过他头顶,划过一条刺眼的折线直坠网中。那一瞬间他几乎不能呼吸,尽管他尽全力折返但一切都太晚了。

    球进了,马竞 1 比 0 领先。

    门将不由得有些绝望,看着身披红白条纹战衣的马竞球员脸上洋溢着的胜利者的狂喜和自己最熟悉的那抹纯白上写满的震惊与失落,自责的黑潮几乎把他淹没。就在这时,隔着厚厚的手套,无论何时脸上都带着希望光彩的后卫轻轻拉住了他的手,那双他再熟悉不过的眼眸即使在现在这般混乱时刻依旧镇定安然,那份平和的情绪也从他们交缠的双手传递到他的心底。

    裁判的哨声又响了,拥挤的人群疏散开来。比赛还在继续,一切才刚刚开始,Iker,你可不能在大意了。卡西在心底默念。

    但那个他期待的破门一直没有降临,他也知道克里斯和加里斯已经尽力了,但无奈原本紧密的攻击阵型被冲成了散沙。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他心头的愧疚愈发浓烈,他们所有人的期许就这样因为自己而落空了吗?门将使劲甩了甩头,暂时驱赶走心头纷纷扰扰的杂念。

    七十分钟过去了,八十分钟过去了,九十分钟过去了,现在进入了伤停补时,但似乎尘埃以落,大局已定。他身后的马竞球迷已提前开始庆祝胜利,绝望笼罩了光明球场里的白色波浪。

    还有最后两分钟,他们获得了一个角球,最后的机会。莫德里奇在马竞球门左侧开出角球。隔着遥远的全场距离,心跳得快飞出胸膛的门将在灭顶的窒息中看到那个不能再熟悉的身影,高高跃起,如非洲草原上疾驰的雄狮一般,收缩腰腹,厚积薄发。一瞬间卡西想起了他已久未曾梦到的童年,太阳海滩近旁他曾迷恋的跃击长空的飞鱼群,粼粼银光,耀目艳阳。

     世界一瞬间寂静,下一秒沸腾。

     球进了。

     力气一瞬间离他而去,下一秒又充盈周身。喜悦与悲伤再片刻间被改写。动情的门将跪地亲吻他的手套,远处是绝处逢生的伯纳乌人雀跃的欢呼。他的sese拯救了球队,也拯救了他。

     接下来的一分多钟过得飞快。终场哨响,加时赛十五分钟之后开始,下半场的加时赛中贝尔,马塞洛,克里斯相继破门。一切就像是梦境一般,转眼间12年光阴荏苒,皇马的第十冠终于姗姗迟来。里斯本光明球场在荷兰主裁落哨时沸腾了。这是真正的十全十美,是独属于皇家马德里的圣迹。

     卡西恍恍惚惚地走在球场上,耳边充斥着声震夜空的欢呼,他有点不敢相信,他们真的做到了,他们真的成功了。

     他不敢想象如果没有拉莫斯的那一凌空力顶独挽狂澜,他们现在会是什么境遇,大概就是此刻马德里竞技人的心情罢。

     门将转身回头瞪大了眼睛寻找那个亮色身影,在因大力拥抱而挤成一团的庆祝队伍中找到了那个脸上正着闪耀发自内心大笑的蹦蹦跳跳的身影,门将不由自主地也露出了微笑,他满足地转身,他并没有也加入混战,而是轻轻地走向另一边休整的马竞球员,以皇家马德里队长的身份向那群失意的斗士致以真诚的敬意。

     在颁奖典礼上,卡西紧挨着兴奋的后卫,他看到他天不怕地不怕的后卫与国王谈笑风生,这就是他的sese,一个快乐的安达卢西亚人。轮到他时,国王也与他热情拥抱,在他感谢国王的关注时国王也慈爱地对他说:“转眼间上次在欧冠决赛上看到你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了,今天恭喜你们。”

     是啊,时间过的真快,当时他才刚刚成年,还未尝到过失败的苦涩;如今他已是一方队长,有一担担沉甸甸的责任了。

     长久地只能透过陈列室的玻璃欣赏那原始的圣伯莱徳杯,上一次捧起它的记忆也太过遥远,他几乎已经忘记了奖杯的重量与质感,上一次庆祝时他身旁是耶罗与劳尔,现在他身边站着的是他的sese。

     岁月蹉跎,英雄垂暮,当年那只不败之师如今只留他一人还在原地。

     但时光可以阻滞他奔跑跳跃的脚步却无法抹去他心头的热忱。

     他曾是一块顽石,被日日夜夜流水的冲刷磨去了棱角,但平整岩层下依然包裹着鸿蒙开辟以来不变翻涌的岩浆。

      在一只脚踏入围栏外,双手将奖杯高高举起,振臂欢呼时,已历尽沧桑的门将想了很多,有已模糊的欢笑泪水,嘈嘈杂杂的质疑,但这些都不重要了,不是吗?就像此时正牢牢托住他的腰的这双手一样,他知道总有人站在他的身后不曾离去,就像此刻与他紧紧相依的他的sese,九年风风雨雨他们都一路走来;还有他身边的队友,性格各异但在他最失意时都不计前程地伸出援手;远远看台上他的家人,在那片白色海洋中,虽看不清晰,但他知道总会有几双眼睛在追随他的身影,这就够了,不是吗?





    “Melon!"

     在清晨马德里的明朗阳光下,永远活力无限的塞维利亚后卫快乐地将身边仍旧紧紧搂着白色被子把头深埋进松软枕头的门将摇醒。

    “嗯?”卡西睡眼惺忪地答道。

    “我有给你讲过我小时候学雕刻的事吗?” 拉莫斯瞪着他那双圆溜溜的大眼睛,一脸期许地问。

    “当然啦,你说过你父母曾经想让你成为一位艺术家,足球只是他们想给你培养的爱好,谁知道你把它变成了职业。”卡西无奈于这个问题的无聊。

  “那我一定没说过………"后卫神秘地眨了眨眼,拖长了语调,”Melon 你比那些雕塑好看多了!”

   在门将不似把守城池时那般敏捷的迟钝回神当口,塞维利亚人顽皮的双手抚上了门将刀刻般的眉眼,他的手指轻轻地摩挲过那柔和不似平日冷峻的修直眉骨,刀锋般耸立的笔挺翘鼻,他呢喃道:“面对着你,Melon,你是如此美丽,我体会到了贝尼尼没有领略到的美的另一种风情,超越所谓马奈的完美弧度,”拉莫斯用不无郑重,或许用祈祷来形容更为贴切的语调诉说着,同时凝视着年长门将湿漉漉的柔和目光,“亦如激昂的弗拉明戈,海明威梦里躺在非洲沙滩上的金色雄狮,宝剑的锐利可以与柔美的玫瑰共存,那刚与柔的结合方是美的真谛。”

   在堵上门将因似乎想说些什么而轻启的双唇前,年轻的后卫补上了他突然告白的最后一句,“Melon,Iker,我为你深深着迷,Te amo。”


 








Happy birthday,Matt!
和大本一起快快乐乐地做自己喜欢的事!
Best regards.

小米真的好美,这只是一个速涂,之前发在ins来勾搭小米的.......

The Secret Of Our Relationship 短篇 本马达/无差

By 221bbakerstreet

勉强算是给我家呆萌的生贺,配合大本最新关于新电影《The Accountant》的采访一起食用更佳。

  The Accountant上映前的采访依旧是那么无聊,这些采访总是这样.

  Ben坐在那把他已经坐了几个小时的椅子上,欠了欠身,调整了一下姿势,抬高嘴角,伸出右手,一遍一遍的"hello!","thank you!"

  这是他自己回答关于扮演Christian Wulff,那个会计,最有趣的地方是什么?Ben,流利地回答着已经重复了第四还是第五次的答案:关于自闭症人群的研究,Blabla,接下来就有些尴尬,这个记者的第二个问题,现实中与毕加索,爱因斯坦,莫扎特谁更相像?Come on,把自己比作毕加索莫扎特,谁会这样做?身旁的Given很好的调侃着解了围。好吧,他说最像莫扎特,不算太糟,如果不去想莫扎特的失意痛苦沉沦的话。

  接下来又被问到是否在现实中也擅长数学,他的数学算不上突出,但也可以用很不错来形容,所以当初在与制片公司谈心灵捕手的时候,他总是要代表他们两个人去谈合同的那个人。在这点上,他总能赢Matt,无论是在赌桌上,还是在那些他们俩窝在沙发中,在转播Red Sox赛事间隙玩的小游戏上。当然,他可不会这么回答。想到这些Ben觉得自己不再有刚才那么疲惫,兴致提上来一些,但最终他只是说我其实不喜欢数学,但可以假装自己还擅长这个是很有趣的。边说着想到如果Matt看到这个采访一定会说"You liar!",一定会用那种假装生气的加重了语气的方式,瞪大眼睛抬高眉毛,然后又会无奈的摇摇头笑笑,因为他知道,你这样的原因也是迫不得已,原先不习惯的,假装久了,就习惯了。

  想着这些,记者又问,那你可以辅导孩子们数学吗?Ben选择了一种自嘲的语气,“我还能搞定我孩子们的作业,嗯目前为止,毕竟我孩子只有五年级,所以这还不需要爱因斯坦级别的数学。”Ben很喜欢和孩子们在一起,自己的儿女,当然还又Matt的女儿们,我们的孩子们,在和Matt聊各自最新的合作意向时,顺便给孩子们回答几个问题,享受一下他们颇有崇拜意味的目光,有一次自己得意上翘的嘴角还被Matt发现后嘲笑了很久呢,这就是Matt。

  下一个问题是给Given的,Ben在Given回答时低着头,不自觉的玩起了手指,Matt的笑脸在脑海中挥之不去。而Ben没有想到下一个问题,这位穿着厚毛衣的记者就直接提到了Matt,但这本身并不奇怪,Ben说实话很喜欢这种我中有你你中有我的感觉。好吧,"committed relationship"这是个还不错的用词,Ben,嘴边就有好几套现成的说辞:什么共同兴趣,事业合作等等,但在说着托辞“I don't know"时,他又看到Matt的笑容,从心灵捕手的青葱时代到上周他们在珍珠街见面时,Matt对他的笑,温暖的阳光是Ben三十年来未变的感觉。Ben打算这次说一点真心话,或者是说说一点他真正想说的,所以他说:”You know,Matt and I just have good sex,that's what keeps it fresh."这当然引起了在场所有人的大笑,Ben觉得自己可能有点脸红了,他每次都是这样,因为他觉得穿有点热,他在谈到这种话题时总是无法保持完全的镇静,或许没有人知道他对待这个,可是比对待前面那几个问题认真多了,只有他自己知道。Ben突然有点好奇Matt在看到这个采访时会是什么精彩的表情。

  Ben知道自己和Matt是不可能,大概就在他发现自己有点喜欢上Matt的时候。Matt是那种你不可能拒绝的人,Ben一直这样认为,Ben一直不太理解,主动和Matt分手的那几个Matt的ex是怎么想的。好吧,他确实有很多缺点:随性,嗯,太过随性;不修边幅;总把房间弄得脏乱差,不过这个毛病在和Lisa结婚后就改正了不少,这大概就是婚姻的力量。Ben,喜欢看Matt笑,只对他笑:碧蓝的眸子中闪烁着愉悦的光芒,在网上不小心看到自己和Matt一起的采访时,他总会偷偷点进去,以另一种视角来欣赏Matt,他在和自己说话时轻松的笑容,眼角温柔的纹路,大幅度上扬的嘴角,那个Matt总把高兴写在脸上,与他相比,自己总显得十分呆板,冷淡,但本不介意外界他人的评论,既然这就是自己本来的性格,还能顺便衬托一下老友的阳光,也不是什么坏事嘛,所以他们在一起时,他不会去刻意表现什么,但他总能透过屏幕看到在Matt身边的自己脸上掩饰不住的愉悦。

   Ben在长久以来对自己内心的审视中得出的结论是,自己应该不是gay,所以他总是分不清自己对Matt的感情是什么,理智告诉他那只是一段长久坚定的友情,但谁会在朋友和别的男人拍吻戏的时候感到强烈的嫉妒呢?所以他也不打算去想了,他对现在他和Matt的关系很满意,亲密而又不过分,这就足够了。

  他曾经亲过一回Matt,这一次假装醉酒之后.他的鼻尖擦过Matt挺拔而又有一个可爱俏皮弧度的鼻子,自己第一次离那两泓纯净的清泉如此之近,Matt的嘴唇也如他想象般柔软,但没有想象中,那般香甜,或许又只不过被他自己口中冲天的酒气掩盖了,这多少算是个遗憾。

  现在Ben正躺在酒店柔软的大床上,放空自己疲惫了一天的身心。这是手机铃响了,是无尽之路的前奏,是Matt。按下接听Ben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表情是如此的舒缓。

  “How you doing?"

    "Great."

    "How about those interviews?"

    "Boring as usual,and as usual I was asked something about you, I said something unusual about that."

    "….OK,what's that?"

    "You can wait a couple of days to find out yourself in those interviews,I am not gonna tell,hahah"

    "YOU BASTERT."

    "Thank you,sweet,that's a compliment."